打脸?莫迪提出“印度制造” 三年后对华贸易逆差不减反增

555

在Mohit Gogia位于印度首都附近的诺伊达(Noida)的文具和礼品店里,在上个月的印度排灯节前,店里出售的装饰灯无一例外都是中国制造的。

“印度制造的灯的价格是印度的两倍,”Gogia说,因为购物者们为庆祝排灯节而抢购节日商品,“客户不愿意支付这些费用。”

中印双边的贸易统计数据说明了这一点。

印度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从2016年的490亿美元在10年里增长了9倍,当“印度制造”计划在2014年启动时,印度对华贸易收支平衡逆差为378亿美元,但到了2017年年底,这一数字已经攀升到516亿美元。

印度对华出口额在3年内甚至稍微有所减少,减少了1亿美元。

中国的制造业优势完全打败了莫迪三年前提出的“印度制造”计划。

其结果是:印度的经常账户赤字再次恶化,威胁到了经济前景,而印度经济已经被突然而至的高价值债券禁令和新营业税撑到了极限。

如今,在英国曾经的殖民地——印度的自由斗士们发起反对英国商品的运动一个世纪之后,对中国产品的抵制情绪正在升温。

10月29日,与执政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有关的经济政策组织Swadeshi Jagran Manch在首都新德里的大街上召集了逾10万人,抗议中国产品的主导地位。

“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对抗中国商品主导地位的集会,”在集会前几天举行的一个拥挤的、满是尘埃的抗议活动现场,该活动的召集人Arun Ojha在接受采访时说。

“我们的年轻人正在失去工作,我们正在成为中国产品的中间交易商。”

Swadeshi Jagran Manch称其抵制运动是一场“经济独立的第二次战争”,并声称得到了来自农民、贸易和劳工组织的支持——这是莫迪在2019年再次竞选时将依赖的群体。

示威领导人在示威后会见了___长Nirmala Sitharaman。

555

伦敦国王学院(King 's College)国际关系教授Harsh Pant表示:“中国商品的大量进口,与莫迪政府扩大印度制造业优势的战略非常不协调。”

“这种贸易赤字现在正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尽管这并非中印经济关系中的唯一矛盾,但这也是印度政策制定者的一大担忧,因为经济结构调整是印度政府的首要任务。”

香港牛津经济研究院的亚洲经济组长Louis Kuijs说,在过去的10年中,有几年印度的快速增长导致外部赤字和通货膨胀上升,于是停了下来,因为政府必须遏制需求,恢复宏观经济稳定。

“不平衡的贸易关系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印度的制造业仍然非常不发达,”Kuijs说,“除非能够发展制造业,使其能够在经济增长中产生巨大的需求,否则印度的经济增长将受到不断上升的经常账户赤字和通胀的制约。”

777

印度和中国的关系冷淡,源于历史遗留问题,两国军队曾数次在边境对峙。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印度也正在延误时机:据报道,台湾电子巨头富士康科技集团推迟了在马哈拉施特拉邦设立价值30亿卢比的工厂的计划,原因是双方关系僵持。

富士康没有直接回应其马哈拉施特拉邦工厂建造计划是否被推迟。

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致力于发展印度的技术和制造业。有关任何新投资的细节,只会在作出决定并已获得所有必要的批准后宣布。”

中国对贸易关系有不同的看法。北京智库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中心主任、中国国务院顾问王辉耀表示,两国可以从合作中获益更多,而不是零和游戏。

“抵制没有任何经济意义——这是一个非理性的举动,”他说,“中国的产品和中国的经验确实能让印度受益。”

可以肯定的是,莫迪在印度所做的努力并非没有成功。上个财政年度,外国在印直接投资达到创纪录的600亿美元。

但该计划并没有转化为莫迪所希望的使中国产品进口量降低,也没有对制造业产生任何重大推动作用。

3月21日据俄媒报道称,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凤英说,莫迪总理可能想借鉴中国经验,要知道,中国拥有大量人口和廉价的劳动力,确保了全国经济长时间的迅猛增长,但中国经验似乎不适合印度当前的条件。

陈凤英说:“首先,印度与中国的产业结构不同。印度的产业结构以农业和服务业为主,其中农业占很大比例,而制造业在印度占经济中的比重非常低。其次,印度的对外开放程度很低,对外资的限制比其他任何新兴市场国家都要严格。再次,印度的基础设施比较落后,跨国公司进入某个国家必须要有配套的物流和仓储基础设施。此外,印度的富人基本上在境外,境内的富人主要关注服务业。现实问题是印度产业更加偏重于金融和IT行业,但这些都不是制造业。”

报道称,莫迪确信印度的劳动力价格为平均每小时92美分,而中国的劳动力价格为平均每小时4美元。他想拿这一点做文章。但按照麦肯锡咨询公司不久前的计算,中国工人的劳动生产率要高4倍。这意味着,竞争优势恰恰在中国方面。

此外,印度工厂设备不佳,生产没有实现自动化,存在产品质量控制问题,而且没有建立起供应链等问题,使得从新德里运输到孟买的价格甚至与从广州运至孟买的价格相当。

印度的基础设施也拉了企业家的后腿,虽然中国和印度电价几乎相同,但中国极少停电,而在印度,停电是司空见惯的现象,因为电力需求远远超过现有发电能力。

报道称,官僚机构庞大和立法模糊也妨碍了生产和商业在印度的正常发展。在世界银行评价各国商业环境的“营商排名”中,印度远远排在中国之后。虽然印度政府在2017年夏天开始征收统一的商品和服务税,以此取代几百种地方性税种,但国家财政体系仍然相当混乱,印度的劳动法也不能为当地企业家注入乐观主义情绪。

报道称,“印度制造”计划的最初目标已经不可能达到。按照莫迪的设想,到2022年前应该新增1亿个就业岗位。这个数字不是凭空捏造的:印度确实需要1亿个就业岗位来解决社会问题,要知道每个月在劳动市场上都会出现10万个新劳动力。但事实是,在“印度制造”计划实施的前两年,仅创造了64.1万个就业职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2014年在印度制作的《印度制造》(made in India)节目中发布的带有电子版本的宣传手册的USB闪存盘是在中国制造的。

“没有人有能力与中国人竞争。”孟买智库门户网站的董事、前___Neelam Deo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hdcineizle.com/jingyan/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