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六便士到月亮

2

(图片来源:摄图网)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伯凡时间(ID:bofanstime),作者:伯凡时间

《月亮和六便士》是英国小说家毛姆于1919年完成的长篇小说。作品以法国印象派画家保罗·高更的真实经历为素材,描述了一个原本平凡的证券经纪人思特里克兰德,厌倦了生活的平庸,绝弃优裕美满的日子,与妻子不辞而别追逐理想的故事。

小说以月亮象征理想,用六便士代表平庸的生活,提出了理想与现实这个永恒的话题,引发人们无限的思考和讨论。

1、

优渥而平庸的生活

在妻子眼中,主人公思特里克兰德是一个对艺术毫无兴趣的古板之人。虽然他忠厚老实,是一个诚实的经纪人、一个恪尽职责的丈夫和父亲,但是热爱文学的妻子却并不愿意在众人面前提起他,因为他身上所发出的刻板守旧的频率就像白开水一样索然无味,并不能给妻子的小资情调添加任何色彩。而妻子则热衷于各类社交,习惯于在各种场合展示自己生活的富足与美满,享受着众人艳羡的目光和称赞。

小说中的故事虽然发生在100年前,但是故事中的每一个场景和细节都与我们今天的生活极其相似,给我们很强烈的代入感,在每一场情景中都能看见自己的影子。

思特里克兰德夫妻17年的婚姻生活在旁人眼中是那么美满。在一次圆满的家庭旅行之后妻子正尽情享受平静与幸福之时,思特里克兰德毫无征兆地不辞而别打破了优渥而平庸的生活。

2、

与“情人”的私奔

所有人都在猜想思特里克兰德到底与哪个女人私奔了,妻子也陷入了“横刀夺爱”的悲伤与无助。而事实的真相却令所有人感到吃惊——思特里克兰德身边根本没有女人,他拿走所有的钱囚居在巴黎的一个破旧的小旅馆里,竟然是为了学习绘画。

学习绘画?任何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玩笑。在妻子眼中这个毫无艺术细胞、年近40岁刻板而油腻的中年人怎么可能放弃多年的积累去追逐那个虚无缥缈的水中月?

——但这就是真实的答案。思特里克兰德的“情人”就是从小深植于心中的那个“绘画梦”,这让所有的猜疑与非议彻底落空。

3、

月亮代表我的心

一个中年男人通过自己多年的打拼挣得一份殷实的家业。当我们所有人都理所应当地认为思特里克兰德将甘于平庸时候,从小就扎根于心中热爱美术的那个小火苗却越燃越烈,直至烧成熊熊烈火,彻底烧毁了他过往的全部经历和身边非议对他的影响。

当我们觉得40岁的年龄重新开始一个全新的陌生领域已经“太晚了”,思特里克兰德却觉得如果现在再不开始才是真正地“太晚了”。

六便士——虽然只有微小的购买能力,但是代表着一个人在社会当中最基本的生存需求,更是一个中年男人对家庭的责任;月亮——象征着美好的梦想和人生的价值。

理想的丰满与现实的骨感总是对立的。从思特里克兰德身上我们看到现实生活当中的每一个中年人,当衣食无忧之时,心中却总是藏着不甘,兜里装着六便士却总是向往着月亮;可是如果服从理想的召唤却又难以割舍现实的温床,兜里没有六便士撑腰,理想也只能是水中月。因此我们总是紧紧地攥住手中的六便士,精神却一次次地向着月亮出轨,在月亮与六便士之间徘徊,在梦想与现实之间走钢丝。

最终,思特里克兰德以一种极端的方式抛弃了男人的全部责任选择追逐月亮,在所有人看来,他完全就是一个没有责任心、极端自私之人。虽然通往月亮之路同样崎岖不平、荆棘密布,以至于后来他不得不面对贫穷的纠缠,忍受病魔的煎熬,但他毫不在意,也从不后悔。

4、

用六便士搭建通往月亮的天梯

法国画家高更作为思特里克兰德的原型,就是以这种极端的方式为自己的绘画天赋铸就了一个创作的孤岛。但天才的做法终归过于偏激,现实的生活不是非黑即白的世界,我们总可以用智慧找到“第三种选择”。

管理学中有一种理论叫做“同心圆思维”,也叫做“涟漪效应”,指的是解决眼前问题的同时也在给未来布局,这就像是用六便士搭建了一个通往月亮的天梯。

我们可以认真地评估一下当前的工作与理想的关系。眼前的这份工作仅仅是为了得到六便士而重复的一个简单的操作,还是在得到六便士的同时也让自己更接近月亮?

高手下棋,总是既突破眼前的困境又不断地逼近最终的目标,因此下棋的时候能看到三步之后的人一定能赢只顾及眼前局势的人。他们既有脚踏实地的能力又有仰望星空的追求,让脚下的台阶不仅更加坚实而且越来越高,距离星空越来越近。

我们不妨在月亮与六便士之间建立了一个有效的增强回路——让月亮更好地指引自己获得眼前的六便士,同时也用六便士搭建一个通往月亮的天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hdcineizle.com/jingyan/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