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有矿,这个夏天也不好过啊

原标题: 家里有矿,这个夏天也不好过啊

几天之前,英伟达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当季营收31.2亿美元,同比增长40%,超出华尔街分析师预期的31亿美元。与此同时英伟达的新消费级显卡也露了面,效果各种超神。按理说应该是江湖大佬谁与争锋的节奏吧?

结果发布会之后,英伟达股价一度下跌6%。

这个有点尴尬的事情,原因其实也挺好找的。因为第二季度英伟达旗下各种显卡一律卖过了预期,除了最特别的那种——挖矿显卡。

财报发布之后,英伟达方面解释道,本来已经认为挖矿显卡业务会缩水到1亿美元,但实际营收仅仅为1800万美元。也就是说这个季度,曾经日进斗金的全球最大挖矿显卡供应商,业务呈现出跳楼式下跌。黄仁勋更是直接表示,公司高管目前认为数字货币芯片业务在本财年不会成为公司的重要业务。

而就在5个月之前,全球媒体和分析人士还在有鼻子有眼地传说英伟达要推出挖矿专用GPU,从此走上全球挖矿霸主的人生巅峰。

5个月过去了,曾经在挖矿上收获无数钞票和股价的美国科技巨头,开始认为这个业务“并不重要”。那么远在大洋彼岸的四川某处,奋战于寻找比特币事业一线的矿主们,这个夏天能过得好吗?

表情包告诉我们,出来混不要矿,除非家里有个矿。但假如家里有个挖比特币的矿,似乎这个夏天也过得并不太凉爽。

从中国矿主到无数“币圈人士”,这个夏天都见证了三件大事:

大盘有熊


毫无疑问,只要你是个有好奇心(想发财)的人,就会记得去年近乎癫狂的虚拟币大涨。整个2017年,比特币最高涨幅超过16倍,以太坊更是一年涨了120倍。

有人说,再按照这个趋势涨下去,5年后币圈就可以统治太阳系了。可惜我们并没有等到那伟大的一天。

从去年年底开始,比特币大盘呈现出显著的下跌趋势。过年时“凌晨三点群”正火热的时候,虚拟币市场又来了一次断崖下跌。进入夏天,熊市并没有改观,8月中旬,比特币价格历史性跌破6000美元,截稿时在6500美元左右徘徊。

而全球虚拟货币市场,已经从1月初的8350亿美元峰值,跌到1900亿美元以下。简直有种搂不住的感觉。

很多分析人士都在讨论比特币为代表的区块链货币大熊市,背后有哪些原因在支撑。当然,去年大量资金流入虚拟币市场,造成虚拟币大规模泡沫化,势必会造成市场的价值回归——说白了就是炒起来终归要炒崩掉——是虚拟币下跌的主因。

同时也要看到,虚拟币市场在近半年来的不利消息非常多,可谓诸事不顺。比如去年9月,中国开始实行严厉的ICO监管政策,比特币应声而跌。而进入今年之后,日本等主要比特币交易市场开始对虚拟币交易实行严厉管制,又加强了市场对比特币走势的不看好。

同时,让人非常在意的是比特币安全问题持续发酵。以太坊智能合约被爆出严重安全漏洞,多个国家虚拟币交易所被劫持,都给投资者蒙上了阴影。

诸多因素作用下,今年的比特币市场实在很难再抬头了。就在刚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否决了9项比特币ETF提案。原本被币圈广泛期待的利好消息,变成了一道催命符,比特币继续下跌近乎于板上钉钉。

比特币跌得厉害,投身崇山峻岭间寻找比特币的矿工们,日子当然也不好过。有分析机构认为,目前全球平均挖掘一枚比特币的成本在8300美金,而目前比特币已经跌破了这个成本价。当然矿主们真正的成本是多少,绝对是个行业秘密。但很难改变的成本碰上天天跌的价格,日子当然不好过。

另一个问题,是大盘不好,也在让矿主们手中的矿机持续贬值。目前华强北的比特币矿机价格不断随着币价下跌。大量回收和二手交易矿机的通道都在被关闭。

挖到币越来越难,挖到了也只能持币观望,同时快速损耗的矿机也在迅速贬值。大盘之下,矿主们迎来了有点冷的夏天。

工业革命


挖比特币,本质上是一个拼算力的工种。算力决定了收益效率和成本比值,于是挖矿者都在想方设法提高算力,并同时要把能耗成本降下来。于是我们看到了全球50%的比特币矿场隐藏在了四川深处。便宜的水电和地租,加上高海拔地区比较好的设备冷却效果,让挖比特币和挖金矿竟然有了画面上的神奇一致感。

但算力太快发展,对于底层矿主们来说却不一定是好事。

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8全球比特币算力涨了300亿倍,不断飙出新高。而算力的暴涨也让单台计算机的挖矿收益几乎每两个月就减半。

而在2018年,算力猛涨又一次到来,这场工业革命,却显然对于矿机销售商和小矿主们并不那么友善。

江湖传说里,比特币产业链是由四个门派构成的:北上广后半夜出动的币圈名媛;华强北四部手机一起联系生意的矿机商人;四川大山里守着机房的矿主,以及躲在幕后深深操纵这一切的神秘巨头。

这个神秘巨头到底是谁,有非常多的说法。但各种说法里基本都包括了传说中的矿机三巨头: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这三家公司生产了全球90%以上的挖矿机,而且都是中国人创办的。

今年,这三大巨头一个十分重要的动向,就是开始推出算力跨时代的工业级挖矿设备。今年3月,多家分析机构确认比特大陆已经开始生产以太坊专用集成电路ASIC矿机。这种狂暴的设备据说能直接秒杀过去的CPU和GPU矿机,让贩卖消费级产品挖矿的生意失去存在价值。

这样一来,无论是华强北的商人们还是四川山里的矿主,都进入有点蒙圈的状态。紧俏商品很可能成为淘汰货,矿主手里的金矿变成了垃圾,这场工业革命是比特币产业中的中小散户难以承受的。

事实上,三大矿机巨头准备上岸,开始将注意力放在区块链工业级算力,逐渐淡出比特币业务,已经被风传了许久。

从三巨头争先恐后的上市举动中,确实能见到这样的苗头。6月下旬,亿邦国际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而嘉楠耘智和比特中国也都抛出了上市计划。巨头要急着拿钱,要从现有的比特币产业抽身,似乎成为了某种共识。

大型矿机属于正经的暴利行业,一旦寡头风吹草动,底层散户就会连锁反应。山雨欲来风满楼,可以说是这个夏天矿主们的真实心境。而更加不好的消息是——真的下雨了。

水火无情


传说中,全球一半的矿机在四川,四川一多半的矿机在阿坝。丰富的水电资源,不高的气温,都让阿坝成为了理想的比特币挖矿之都。

但很不幸的是,今年四川多地发生暴雨。7月,阿坝地区在连续暴雨下多地出现了倒灌漫堤。很多媒体都报道了,大雨导致多处比特币矿场进水,冲坏了大量比特币挖矿设备。

但是也有媒体辟谣说,真正比特币矿场损失并不严重。虽然普遍邻近水电设施,但四川夏季多发暴雨,一般机房的防水保护还是比较到位的。

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年四川比特币矿场上普遍出现因暴雨、山洪导致的断电。这其实已经够折磨矿主们了,因为断电开机对于比特币矿场来说是最大的成本消耗,经常损失是连锁性的。

而在山洪到来之前,四川地区的挖矿地缘优势已经开始受到了质疑。在国家监管的一步步倒逼下,地方政府开始大力审查比特币矿场的用电情况,大量存在偷电行为的矿场被查封。而步步紧逼的用电审查,和头上悬着的监管之剑,让很多大矿主开始在今年大量把矿场搬迁到东南亚,其中以柬埔寨居多。

综合来看,去年闷声发大财的矿主们,似乎过了一个很难愉快的夏天。各种层面的压力涌来,早早套现的当然舒坦,持币拥矿展望再来一波大涨的矿主,此时心理应该是有点凉凉的。

从长远来看,比特币的稀缺属性或许会令它不易被淘汰。但藏在深山挖矿,这种大量浪费电力,不给地方带来多少实际GDP增效,同时又很容易被被监管、市场和新技术淘汰的产业形态,应该已经来到了某种危险的临界点。

一场由巨头主导的算力中心化正在到来,建设产业集成化的区块链算力,似乎也更符合真实的技术需求和国家利益。即便家里有矿,也还是要抬头看看风卷云舒啊。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hdcineizle.com/ganhuo/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