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国际嘻哈歌手”的人设还能帮他吸金多久?

原标题:吴亦凡“国际嘻哈歌手”的人设还能帮他吸金多久?

吴亦凡“国际嘻哈歌手”的人设还能帮他吸金多久?

吴亦凡的艺人之路可以分为两段,前半段是偶像艺人,后半段是嘻哈歌手,《中国有嘻哈》就是那条分界线。在“你有 Freestyle 吗” 引爆网络后,吴亦凡从偶像艺人升级为嘻哈歌手,他想做嘻哈音乐的野心____。

实际上,早在《中国有嘻哈》之前,他就为这条路做准备了。

在《纽约客》近日的一篇长文中,作者讲述了小众的嘻哈音乐厂牌——88rising,是如何在美国运作并推广亚洲饶舌文化的,其中,他特别描述了88rising与吴亦凡的合作经历。

对于不了解嘻哈圈的人来说,88rising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这个在美国起家的嘻哈厂牌由几位华裔美国人创立,他们挖掘并运作亚洲嘻哈歌手,比如海尔兄弟。在被88rising收入囊中之后,海尔兄弟走出中国四川,走向了美国。

吴亦凡也渴望与88rising合作。

2016年2月,在88rising的牵线下,吴亦凡与Travis Scott(欧美嘻哈圈当红歌手)正式合作。2017年10月10日,合作单曲《Deserve》在Spotify、iTunes两大平台正式上线(88rising负责这首歌曲的部分制作和社交宣传等)。《Deserve》成为吴亦凡正式打入美国音乐市场的第一支单曲。

上线两小后,《Deserve》问鼎美国iTunes即时榜和Hip-Hop/Rap分榜,但表现昙花一现,更尴尬的是,发布当天,这首单曲总下载量不到一万。即便如此,吴亦凡还是成功在欧美流行音乐圈刷了一次存在感。

吴亦凡与Travis Scott

“凡凡”到“Kris Wu”的进阶之路

为了当一名合格的嘻哈歌手,吴亦凡使出浑身解数。在制作《Deserve》之前,吴亦凡对海外市场进行了一次试探。

2016年11月,吴亦凡的EDM单曲《JULY》正式发布。这首单曲与他此前的曲风格大相径庭,更令人惊艳的是,这张专辑的幕后团队堪称豪华,由两届格莱美奖的获得者,Karl Rubin操刀(曾为Justi Bieber制作过《Purpose》等多首大热单曲),而且这首歌是在迈克尔杰克逊当年演唱《Bad》的录音室录制完成的。

至于,是噱头大于内容还是相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从音乐元素、曲风到制作配置,《JULY》几乎完全符合当下欧美流行音乐的标准。这首歌汇集了大热的音乐元素,EDM、Rap、auto-tune,还有人从中听到了DJ Snake、Major Lazer、Drake等人的影子。在这首歌曲的MV中,黑人说唱歌手的标配被吴亦凡照搬——金链子、金牙,吴亦凡演绎了一把“我就是嘻哈本人”。

《JULY》的传播效果不错,11月4日在Apple Music + iTunes首发后,便打入美国iTunes下载榜TOP 50,获得该榜单全五星好评。同时稳居该榜单分类榜第一,并迅速出现在亚太等多个地区以及各个国家的热门试听榜前三的位置,《JULY》让吴亦凡成为首位被Apple Music全球编辑联合推荐的华语男歌手。

《JULY》的上线向外界传递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吴亦凡正褪去韩流范和奶油气,成为一个专攻欧美流行音乐圈的嘻哈歌手。

初次试水效果不错,吴亦凡顺势而为,又在2017年1月发布了《juice》;于11月发布了《B.M.》,两手单曲都是主打海外市场。借鉴《JULY》的成功,两首作品从歌曲到MV创作均邀请了国际知名音乐制作人。《juice》甚至成为电影《极限特工:终极回归》的电影主题曲。为了高水准和国际化,吴亦凡下足了血本。

吴亦凡是有野心的。2017年2月,吴亦凡被格莱美邀请前去颁奖典礼观礼,在接受采访时说:“努力从亚洲出来,想要展示给全世界中国人是可以做嘻哈音乐的。”他想在中国市场开辟一个全新的、主流的嘻哈市场。

《july》的最好成绩是iTunes即时总榜的第49位;《juice》的成绩是iTunes美区第28名;《B.M》的表现更不错,登上过美国iTunes总榜第二,于是,吴亦凡又多了一个标签——首位进入美国iTunes总榜Top50的华人男歌手。

吴亦凡的转型成功在《中国有嘻哈》后得到了有效验证。对于中国观众来说,这档节目“正式”让吴亦凡的人设重塑,而这个人设更加高级并赋有灵魂。

今年2月,吴亦凡出现在超级碗的演出舞台上,连唱了《juice》《B.M》《Deserve》三首歌。尽管是预热表演(超级碗正式演出前一天的免费演出),但吴亦凡成了国人的新骄傲,类似于“吴亦凡成为首位登陆超级碗的中国歌手”的标题出现在各大新闻中。

吴亦凡在超级碗正式开始前进行的预热表演

“Kris Wu”比“凡凡”混得更好了吗?

变成“Kris Wu”之后,吴亦凡显然混得更好了。

在2014年退出EXO后,吴亦凡几乎尝试了所有刷存在感的形式,演电影、参加综艺、接广告......他一直在寻找切中受众要害的方式。

2016年对于他来说,功过各占一半。

吴亦凡接连出现在了《夏有乔木雅望天堂》《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西游伏妖篇》《爵迹》《老炮儿》等电影中,除了见证了他面瘫或马景涛版的咆哮式演技之外,粉丝以外的观众无法从找到吴亦凡的进步。偶像歌手出身的他也并未在音乐方面有太大起色,仅在2016年发布了四支单曲,《刀剑如梦》《乖乖》《我选择的路》《从此以后》,且反响平平。同年6月,吴亦凡因受到“约炮门”的影响被迫终止了与华为的合约。不过,那时的吴亦凡已经有了国际化的意识,比如牵手Burberry和宝格丽,成为品牌代言人。

2017年,吴亦凡迎来了事业高峰。在《中国有嘻哈》引爆互联网后,凡凡向Kris Wu的升级正式完成,他的代言量飙升,麦当劳、i.t、Beats、小米相继牵手吴亦凡。他在大陆吸金榜大显身手(2017年福布斯发布的《中国名人榜》中,吴亦凡以1.5亿元的收入位列第十)

棱镜一文指出:网传吴亦凡(2017年)的代言费超过700万。百度指数显示,吴亦凡自6月以来的的搜索数据飞速上涨。还有媒体爆料:《中国有嘻哈》制作方为潘玮柏开出了1500万人民币的片酬,而吴亦凡的片酬想必一定是在这个数额之上。

借节目东风,吴亦凡发行了数字专辑《6》,这张专辑的销量约为180万。与另一位“归国四子”鹿晗相比,后者在同期的发行的《I》销量仅为146万。

吴亦凡更加____地在时尚圈、音乐圈、影视圈刷存在感。他的视野也更加国际化了,相机出现在了《星际特工:千星之城》《极限特工3:终极回归 》等电影中。

从市场的积极反馈来看,吴亦凡的转型成功了,他有了更牢固的群众基础。这让吴亦凡的嘻哈之路更加畅通无阻。

不可否认,在大众趣味和口味变幻莫测的今天,吴亦凡的转型和尝试踩中了时下年轻人的痛点,喂饱更多有想法的年轻人,不过,“国际嘻哈歌手”的人设还能为凡凡吸金多久?

吴亦凡大热现象的背后,充斥着无数泡沫

在《Deserve》上线之前,粉丝在微博分享了如何在Spotify和iTunes打榜的教程。吴亦凡的新单曲一推出,就刷新各种记录,但在粉丝的购买力被开发完之后,排名一落千丈。

《juice》还曾被质疑抄袭:“MV里先是造型抄Justin Bieber,然后move、打光抄Drake的Hotline Bling,接着抄ASAP Rocky的橙色outfit、dreads,连镶金牙都抄。可真是纯正的做自己音乐。喜欢黑怕就自己创造新的,抄来的不值钱。”尽管无从考证,但这首歌突出的标准化制作,无非只是为了证明吴亦凡要当嘻哈歌手了。

直到今天,吴亦凡仍然无法摆脱人们对他唱功的吐槽和攻击,现场的freestyle更是暴露了他的短板。单从实力和音乐素质来看,吴亦凡的优势并不突出,尽管早期的韩国男团经历让他在跳舞方面有着不错的表现,然而这一项技艺已经不适用于嘻哈音乐,甚至需要被他摒弃。升级后的吴亦凡不仅要升级零部件,甚至可能要更换零部件。

对于依靠包装和运作的艺人来说,能否摆脱“偶像艺人后遗症”决定着吴亦凡能够在音乐领域走得更远。

搞嘻哈是一个既苦又难的活儿,除了要有过硬的说唱和创作能力之外,歌手的态度、创新能力、个人特色是重要的“考核标准”。

当下大热的嘻哈歌手,比如在今年的格莱美上包揽说唱类大奖的Kendrick ____r,和与吴亦凡合作过的Migos,尽管他们没有出众的外表,但是才华过人、有极强的创新能力和个人特色,对嘻哈音乐有独特的见解。再比如元老级人物,Eminem、Snoop Dogg......他们大多都是草根出身,从学生时代开始写歌,那些歌词与他们的生活环境和个人经历相关,这也让他们的音乐有了灵魂的内核。

Kendrick ____r

和那些地下的或草根出身的歌手不同,吴亦凡的起点很高,他坐拥强大的资源,但缺点也很明显,对于嘻哈音乐来说,他只是半路出家。如果想要得到国际市场的认可,吴亦凡还做更多的事情。曾经有过“美国梦”的歌手,张靓颖、尚雯婕等等,都在出海之后打道回府。

在音乐更加多元化的今天,听众对于歌手的要求越来越高了,那些长得好看但没有特色的偶像艺人可能已经不能满足多变的需求了。想做一名真正的嘻哈歌手,甚至是得到国际市场的认可,还要看Kris Wu是否能忍得了做嘻哈音乐的辛苦和寂寞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hdcineizle.com/ganhuo/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