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店才是社交恐惧人群的新式避难所

原标题:无人店才是社交恐惧人群的新式避难所

为了避免和人接触,你都做过哪些努力?

坐地铁时朋友圈明明已经刷到没有新动态,却还是把玩手机不肯抬头;一个人出门,就算不听音乐也要戴上耳机,营造出“我很忙别跟我讲话别跟我对视”的气场;在淘宝、外卖平台下单后,直接点击催单,避免和卖家正面交锋;三过屈臣氏而不入,只是因为惧怕粘稠且无处不在的导购;自己在家下个 keep 练练,总好过去人很多的健身房吧?能发微信绝不发短信,能打字绝不打电话;手机永远处于静音状态,听到铃声第一反应是焦虑;无比喜欢芬兰这种人与人之间充满距离的国度;日常怀疑自己可能适合做个图书管理员、动物饲养员、泳池边的救生员,靠内心戏拯救世界的面壁者也成……

”社交恐惧”仿佛已经取代了“内向”,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争相贴在自己身上的标签。美国药物与疾病杂志给这个“新世纪流行病”的解释是:社交恐惧症表现为无论处在何种社交场合,都害怕被人注意,害怕被介绍给陌生人,甚至害怕和人发生目光接触,或者对某些特殊的情境或场合恐惧,如害怕当众发言等。

根据《害羞与社交焦虑症:CBT治疗与社交技能训练》一书,人口学调查显示,人们与他人的共同活动越来越少,人们体验到的社交焦虑情绪呈现出逐年增长的趋势。

但是新零售时代到来之后,我意识到:治愈社恐谈不上,新零售妥妥就是社恐患者的新式避难所啊!

我有好几个朋友心情不好就要逛超市,他们的理由是“看见那么多货整整齐齐码在架子上,就算不进行一场买买买行为艺术也会很快开心起来”,但前提是身后没有跟着仿佛特工出身、眼神毒辣、观察入微的导购。要是碰上屈臣氏导购这种导购界灭霸般的存在,先迎面奉上一句“你并不了解自己的皮肤”(废话我皮肤在身上长了二十年我还不了解),或者在你挑选商品时悄无声息滑到旁边轻吐一句“不好意思这个没有你的码”,还要在听到“我就看看”之后瞬间拉下嘲讽脸,那简直是多少个甜筒都补不回来的购物糟心体验了。

对社恐患者来说,一场完美的购物体验除了钱,还需要“无人”。数字化升级之后的各大门店简直重新赐我一条命。某面包品牌的 24 小时面包坊、某某劳的自助点餐机、某马的自助收银区、某餐厅的线上下单结账功能、各大超市里的自动派样机……只要能避免和服务员、收银员接触,一切可以通过自助触屏解决的事情,都毫无疑问成了社交恐惧症患者的避难所。只可惜了超市无人称重技术还没有成熟,不然我肯定买水果比现在勤快。

各种线上下单即时送达的电商平台也是“再造父母”——要知道,在外卖平台出现之前,订外卖是需要打外卖小卡片上的电话,一字一句告诉卖家要黄焖鸡米饭还是牛腩饭的,为防下错单说完还要再确认一遍呢。

在店内扫码自助领购物券也贼贴心。还记得乐购牛奶货架上淡黄色的 5 元优惠券吗,我结账就从没想起过这玩意,结完账又不好意思折回去找一脸国企范的收银员交涉。

各大线下商超的云货架也是福音。碰到实体店没货的情况,在云货架自助下单,总好过在店里拿着不合身的衣服鼠窜,请店员帮忙查库存然后现场报上自己住址吧。

各大展商也逐渐开了窍,在各种“为年轻人办的”线下活动中,最受欢迎的永远不是需要排长队和工作人员沟通的展台,而是可以自行测验、摸索玩法的“无人街区”。

要说到社恐患者的修罗场,理发店 Tony 老师简直能排前三。只要不是永久性秃头人士,这辈子都没法避免各位老师“办卡吗”、“上次谁给你剪的”、“你烫个发很好看”的盘问。我们不禁发问:为什么这世上只有盲人按摩店没有哑巴理发店?什么时候新零售能造出一款不讲话的理发系统,我第一个把脑袋交出去。

支付宝和微信“收款”功能,简直是要债神器——那些能脸不红心不跳催债的朋友,和能玩即兴戏剧的朋友一样,在我眼里都是一群情商智商兼高的妙人儿。要是我做采访也能这么高效,普利策说不定都拿了好几回了呢(手动狗头)。

(题图来自kudago.com

相关阅读:

    当年的“共享经济”健身房 现在也走上了“新零售”的道路

    经过天猫与盒马的“化妆”,大润发年轻了20岁

    味多美的“无人智慧面包坊”可能会讨社恐人士喜欢,但它有个小bug

    进击“智慧零售”的微信,到底控制着多少有关便利店和无人售货机的秘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hdcineizle.com/jingyan/159.html